Terra公鏈暗含WEB3.0的敘事邏輯,故事是否還能講的下去?

2022-05-12 21:48  閱讀 54 次瀏覽 次

2021年歲末,Terra成為最後一匹,從公鏈賽道殺出的黑馬,其通證LUNA在12月24日首次突破100美元,較年初的最高漲幅已接近30倍。 CoinGecko數據顯示,Terra穩定幣UST市值已突破90億美元,超過DAI成為市值排名第四的穩定幣。 而在更細分的演演算法穩定幣賽道,UST是妥妥的第一了。

另據加密資產數據公司CryptoRank最新統計的數據顯示,Terra是2021年總鎖倉量(TVL)增長最快的區塊鏈,其總鎖倉量約為179億美元,年增長率達到35700%。 目前,Terra公鏈的總鎖倉量位列行業第二,僅次於乙太坊的1540億美元,並在年末先後超越了Solana(115億美元)、Avalanche(120億美元)以及BSC(167億美元)。

其實,加密市場的行情或動向瞬息萬變,公鏈、DeFi和NFT等賽道競爭激烈,排名大幅更替的週期可能縮短至月、周甚至每日。 但是,Terra公鏈在最近一波低迷的市場背景中能夠脫穎而出,其敘事邏輯自然與之前出盡風頭的行業新寵,自然有所不同。

本文試圖用較為適中的篇幅,在剖析Terra近期爆紅原因的同時,試圖拆解加密世界頭部或新晉玩家們進階的路徑,僅為玩家們做參考,不構成任何形式的投資建議。

一、以演演算法穩定幣為切入點,試圖打造鏈上支付寶

眾所周知,資訊科技產業相對發達的韓國,近年來同樣孕育出了可觀的互聯網經濟業態,但限於人口和市場規模,在中美主導的這輪商業革命中,並無存在感。 此外,財閥把控經濟命脈、普通階層難以逆襲的情勢下,韓國年輕人開始將加密資產作為翻身的寄託,炒幣熱度在全球各國中鮮有勝者。 這兩大背景,共同催生了Terra這一「新物種」。。

Terra的兩位核心創始人,均有著較為光鮮的傳統互聯網履歷,其中一人曾在微軟任職,離職后創辦了端對端網路共享服務工具Anyfi,另一人曾創辦了韓國最早的團購網站TMON,可能是做一個基於區塊鏈技術的金融生態的共同夢想,讓兩個人走到一起,在2018年創立了這一專案。 上線伊始,Terra就定位為區塊鏈版的支付寶,並發行了演演算法穩定幣UST作為生態內的硬通貨。

值得關注的是,作為演演算法穩定幣,UST不以法幣或其他實物資產做抵押,其價值穩定機制和代幣Luna關聯:每鑄造一個UST,就必須燒掉價值一美元的Luna,Luna的套利機制保證了UST與美元的錨定。 另外,UST還與美國、韓國以及蒙古等國家的法幣挂鉤,且由此衍生出細分的穩定幣。 在2019年初,Terra就已經成為蒙古國首個區塊鏈支付系統。

穩定幣這一關鍵的基礎設施推出后,由Terra支援的第一個應用 — 分散式的支付網關系統CHAI在韓國本土取得成功。 據媒體報導,截止到2021年12月底,CHAI的API幫助企業整合了多達20種的支付選項,一站式打通了本地付款網關、數位錢包、電匯、運營商代扣、PayPal、以及轉帳卡和信用卡等支付管道,對於企業而言省了大量的時間和網路工程成本,這背後是CHAI遠低於傳統機構的手續費率。 在合規問題上,CHAI 擁有受韓國政府監管的法幣支付閘道,可連接約15家大型銀行。 CHAI還為普通使用者提供轉帳卡服務。

當然,CHAI等應用只是Terra伸向未來傳統金融世界的觸角,在初期官方更注重鏈上的DeFi應用生態。 截止目前,Terra公鏈上的Dapp已逾70個,並構建了較為齊全的DeFi版圖,涵蓋固定利率協定Anchor和Lido、去中心化的Robinhood Mirror、去中心化保險協定Ozone、去中心化交易所Terraswap和Astroport等。 據DeFi Llama最新數據顯示,Lido和Anchor的TVL分別為120億和87.4億,分列DeFi協定排名中的第6和第9。

其實,提及去中心化網路支付系統,不得不談XRP。 但遺憾的是,在近兩年逐漸去社區化,以及憑遭SEC起訴和調查,錯失了DeFi的這波浪潮,在2021年的牛市行情中並無存在感。 當然,和Terra的鏈上金融生態相比,應用單一的XRP也略顯單薄。 可見,在如今的加密行業中,生態佈局是資本偏愛的熱點,更是代表著未來想像力的話題。

二、低調完成技術升級,增強跨鏈互操作性

所有的新公鏈,都有一個共同的夢想:替代乙太坊。 他們在提供更低廉的費率基礎上,更注重打磨跨鏈和擴容等技術,優化開發者的使用體驗。 而在提升跨鏈互操作性的行動說明,Terra也有這一雄心。

今年9月,Terra宣佈完成 「Columbus-5」 升級,藉此優化核心系統,方便支援IBC的鏈上資產轉移,這被擁躉們視作生態爆發的決定性推動力。 此外,此次升級的改進還有:燃燒所有的鑄幣稅;升級到 Stargate;集成 Ozone(Terra 生態保險協定)和 Wormhole。 其中 Terra 的區塊鏈間通信(IBC)集成預計將提高其穩定幣 TerraUSD(UST)在整個 Cosmos 生態系統中的應用。

具體來看,基於Cosmos SDK 開發的Terra可以通過「啟用IBC傳輸」(Enable IBC Transfer)的治理提案投票,正式啟動IBC標準(Inter-Blockchain Communication,區塊鏈間通信)。 Terra 生態的使用者可以跨鏈連接其它支援 IBC 標準的區塊鏈網路併發送、接收資產,目前支援支援 IBC 標準的區塊鏈網路包括 Cosmos Hub (ATOM)、IRISnet (IRIS)、Osmosis (OSMO) 和 Crypto.com(CRO)等,這一組合被稱作Stargate。 與Cosmos的「區塊鏈互聯網」的相容性增強意味著數據可以在 Terra 和其他 Cosmos 集成區塊鏈之間共用,例如波卡和Solana ,甚至是乙太坊。 Stargate集成將Terra開放給Cosmos生態系統中數百個Dapp。 總之,Terra依附Cosmos使自身的跨鏈性得以增強。

這裡有一組數據同樣值得關注:2021年年底,Cosmos發文稱,自IBC上線8個月以來,已有25條公鏈已接入IBC協定,其生態代幣(ATOM、OSMO、LUNA、CRO、SCRT等)總市值超過600億美元,累計發生超過580萬筆IBC交易。 2022年,IBC協定還計劃跨鏈連接比特幣、乙太坊、Polkadot、Avalanche、Harmony和Celo等公鏈網路,進一步釋放區塊鏈的大量流動性。

IBC 是一種互操作性協定,也是Cosmos生態主要使用的通訊協定,用於在任意狀態機之間傳輸任意數據。 IBC 可用於構建廣泛的跨鏈應用程式,包括但不限於代幣轉移、跨鏈帳戶(兩條鏈之間的委託調用)、不可替代的代幣轉移和預言機數據饋送。

與波卡並稱「跨鏈雙雄」的Cosmos,在2021年DeFi+NFT熱潮,以及大牛市行情中顯得格外沉寂,鮮有關注度。 但是,從這組數據上來看,Cosmos很可能是在低調佈局跨鏈技術,畢竟這也是加密世界最具想像力的賽道之一。 跨鏈貴、慢、堵、難,這一核心痛點的解決,也將為行業釋放大量的增量價值。 當Cosmos的跨鏈技術和生態愈發成熟,Terra公鏈的收益也會越大。

Terra的宣發風格與Cosmos大致相似,走低調內斂路線,並不熱衷於行銷,與波卡、Solana、BSC和Avalanche迥異。 但有個細節值得玩味,Terra社區的狂熱使用者,將其比作下一個Y Combinator(美國著名創業孵化器),尤其是在下半年生態漸起時。 而在2021年12月21日左右,前Y Combinator員工Natalie Luu宣布擔任Terra生態系統發展負責人,為在Terra上構建的新分散式應用提供服務。

三、公鏈第二排位輪換已是常態,暗合WEB3.0邏輯或是新年風口

拋開晦澀繁瑣的技術邏輯,用大把燒錢來刺激生態,或許更有說服力,至少是對投資者而言。 2021年9月,Terra官方推出了價值1.5億美元的生態激勵計劃,用以扶持鏈上的項目和開發者。 從數據表現來看,Terra總鎖倉量的爆發,也是在9月和10月左右開始的。

據此判斷,在2021年加密行情整體走牛的背景下,乙太坊公鏈上DeFi應用頻繁外溢的過程中,BCS、Solana和Avalanche等公鏈新貴,在提供性價比更高的基礎服務的同時,錯峰推出生態獎勵政策,輪番吸引了大量的鏈上開發者,致使公鏈第二的寶座輪番更替。 可以說,Terra目前的優勢地位,可能是暫時性的、週期性的,甚至新公鏈玩家後續接棒的常規操作,會在後面幾年斷檔。 因為隨著2022年美國加息預期走強,數字資產牛市可能難以為繼。

與此同時,下列因素也決定了,Terra未必能一直把「鏈上支付寶」和「乙太坊衝擊者」這一故事講下去:

1、UST本質上是演演算法穩定幣,並無實物資產做抵押,因此很容易出現價格波動,尤其是極端行情下。 比如在5.19行情下,UST的振幅遠超USDT等中心化穩定幣,差點導致社區分崩離析。 如果幣值穩定這一基本屬性不保,UST將失去信用,進而導致整個Terra生態的塌方;

2、目前Terra的生態佈局過度集中於DeFi領域,在更能帶流量的NFT和GameFi上乏善可陳,並未孕育出知名的原生型應用,這將極大限制後續的用戶增長。 DeFi Llama數據顯示,Terra鏈上鎖倉量排前五的協定是 Lido、Anchor、Terraswap、Astroport 和 Mirror,五個 DeFi 協定總計就鎖倉了接近160億美元,佔到了Terra 鏈上總鎖倉價值的 91% 以上。 反觀BSC和波場等公鏈,在2021年上半年就舉辦過幾次有影響力的NFT拍賣會,並先後開通了NFT的MarketPlace。 所以,Terra在NFT上的行動是滯後和遲緩的;

3、正如前文提到,大手筆撒錢就像一針興奮劑,讓Terra生態快速活泛起來,但當補貼退坡,潮水褪去,Terra能否繼續高歌猛進。 Terra原生的借貸利率協定Anchor的鎖倉量一度衝進前十,但增長的核心因素是高達20%的利率。 當資本找到更有故事性的新公鏈專案,Terra公鏈不排出最終淪為棄兒,鏈上熱錢繼而另尋價值窪地;

4、儘管Terra支撐的金融支付應用CHAI監管友好且發展迅猛,相較其他本土的支付巨頭,在規模體量上完全無法構成威脅。 當然,這也是區塊鏈技術本身的不完備,以及全球商圈對分散式應用的接受程度遠遠不夠所造成的。 但這也足夠說明,Terra的鏈上支付寶願景,註定任重道遠、困難重重。

加密市場行情瞬息萬變,在種種不確定性交織下,可以確定的是,如今很少有新銳專案能持久地保持熱度,Terra概莫能外。 但是,Terra的走熱其實可以理解為,在WEB3.0這一全新的敘事邏輯下,加密開發者為自證WEB3.0理念的可行性和專案的成長性,通過主動擁抱傳統金融世界,以及不斷提升跨鏈互操作性,以追求媲美傳統互聯網產品的使用體驗,但其經濟模型和分配機制卻是Crypto化的。 正如Terra創始人在2022年行業預測中所言,向Web 3的認知轉變已經開始。

目前來看,WEB3.0可能會是2022年最大的風口,這一進程中能否誕生出更有想像力的玩家呢? 新的一年,我們保持期待,繼續求索。

本文地址:https://www.glodchain.com/5084.html
溫馨提醒:文章僅代表原作者的觀點,不能作為投資建議。

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