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崩潰邊緣到坐擁600億現金:孫正義如何書寫逆轉傳奇 - 創投圈 創投圈

從崩潰邊緣到坐擁600億現金:孫正義如何書寫逆轉傳奇

欄目:人物專欄 評論:0 點擊: 10 次

今年晚春時節,科技界的億萬富翁孫正義表示,他一度看到公司財務崩潰的“邊緣”。如今,這位軟銀集團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坐擁的現金體量在投資界數一數二。

孫正義做出了出人意料的戰略轉變。他迅速將對自己投資目標及發展藍圖至關重要的重要股份悉數拋出,並大筆回購軟銀股票,從而將軟銀從資金虧空的不利境遇中拉了回來。作為全球最大的科技投資公司,孫正義放棄了對不少曾投資業務的多數控股權,讓軟銀在逐步轉為一家投資公司的道路上止步,也叫停了自己的瘋狂投資行為。

孫正義已經經歷過幾次企業瀕臨倒閉的事件。而這一次推動公司變革的是一股新力量。

知情人士說,今年春天,當軟銀股價在兩週內縮水近一半(約500億美元)時,孫正義和公司高管團隊每天都與對沖基金公司埃利奧特(Elliott Management)的高管們通過電話進行交談。他們說,埃利奧特自去年秋天以來就開始逐步增持軟銀股份,這可能使其成為僅次於孫正義的軟銀第二大股東。

為軟銀提供諮詢服務的埃利奧特高管中有創始人46歲的兒子、埃利奧特倫敦辦事處負責人戈登·辛格(Gordon Singer)。辛格及其團隊向孫正義施壓,要求他改善公司治理環境並回購股票。

據一位了解軟銀財務狀況的人士透露,軟銀最終回購的股票甚至超出埃利奧特要求的體量,並出售了足夠多的資產,為公司留下高達600億美元的可用現金。

軟銀所持有資產和股價對比

11月11日,軟銀股票收於每股62.9美元,較3月19日的低點上漲了144%。

現在困擾埃利奧特內部的是這樣一個問題:孫正義會不會走上過去的老路?

熟悉埃利奧特的人士說,公司內部一些人擔心孫正義可能會像以前那樣把大把現金花在高風險投資上。過去他相對所投資公司估值支付的高額溢價常常讓投資者和科技界感到困惑。例如他曾對辦公空間初創企業WeWork投入大量資金,而投資一家遛狗業務的初創公司後來都被孫正義自己稱之為“非常糟糕的”判斷。

孫正義最近出人意料地變成了一名短線交易員,親自指揮交易團隊用手中的部分現金押注科技股的每日走勢,這更是加劇了投資者的擔憂。

知情人士說,埃利奧特高管對孫正義的種種行為非常擔心,他們甚至買入科技股指數的看跌期權,以對沖孫正義的部分交易風險。孫正義在11月9日稱,軟銀將保留如何使用現金的選擇權。

軟銀在2020年的大起大落進一步說明孫正義是世界上最不可預測的企業家之一。考慮到他的現金會影響整個科技行業和市場,其一舉一動都會受到業內人士的密切關注。

作為世界上最頑強的激進投資者之一,埃利奧特根據孫正義過往舉止很擔心軟銀可能會朝著意想不到的方向發展。孫正義總是以偶然顯現的投資靈光、巨大失敗和特立獨行而聞名,有時還會與自己的董事會和顧問爭辯。

軟銀在一份書面聲明中表示,雖然公司“願景沒有改變,但我們的商業模式始終在發展變化”,並補充說軟銀專注於追求人工智能革命,“在為股東創造價值方面,沒有人比孫正義更加堅定。”

軟銀表示,轉變策略和出售資產完全是基於公司自己的判斷。聲明說,軟銀或願景基金的投資決策是由公司董事會或投資委員會做出的,而不是由孫正義個人做出的。聲明拒絕讓孫正義接受采訪。埃利奧特也拒絕讓辛格接受采訪。

奇怪的搭檔

據了解兩家公司的消息人士、兩家公司的投資者以及與之合作的交易員和銀行家透露,埃利奧特對軟銀股票大舉加倉可以追溯到去年夏天。

知情人士說,軟銀是埃利奧特有史以來對單隻股票開展的最大一筆投資。知情人士說,自去年秋天開始增持軟銀股份以來,埃利奧特近幾個月以來所持有的軟銀股票至少有50億美元,其中大部分是通過所謂的掉期交易實現,這種交易方式也讓埃利奧特得以避開披露持倉的全部情況。按目前軟銀股價計算,埃利奧特相當於持有3.8%的軟銀股份。知情人士說,該公司已經套現了部分股票。

孫正義與埃利奧特能走到一起實屬罕見。該基金由億萬富翁保羅辛格(Paul Singer)於1977年創立,現有規模410億美元,通常以入股企業並與管理層展開激烈交鋒而聞名,而與埃利奧特硬槓的公司首席執行官往往會失敗。這家公司以嚴格遵守不賠錢原則而聞名業界,創始人稱這是公司的頭號原則。

2008年對沖基金平均虧損19%,埃利奧特僅虧損3%。今年前9個月,埃利奧特收益率達到8.7%。

相比之下,孫正義則是憑藉自己的直覺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科技投資者。他引領軟銀投資了幾十家公司。他自己也承認,投資這些公司往往是基於個人直覺和技術將如何改變未來的願景。他預計一些投資鐵定會賠錢。像大多數風險投資家一樣,他希望有少數公司最終會成功。孫正義曾表示,自己的投資目標是讓軟銀能延續300年。

創始人的個性也反映在軟銀混亂的企業文化上。公司資深人士說,孫正義經常花數個小時召開戰略或投資討論會,有時甚至不顧銀行、公司高管或董事會的質疑,堅持對看上眼的企業進行投資。他曾說過,自己能迅速感覺到是否想要對某位企業家進行投資。孫正義曾說過一句著名的話,他之所以決定向阿里巴巴集團聯合創始人馬雲提供融資,只是因為馬雲的眼睛裡閃爍著光芒。

在創立軟銀近40年的時間裡,從軟件分銷到手機,再到衛星和太陽能電池板,孫正義領導下的公司運營過一系列令人眼花繚亂的業務。軟銀經歷了互聯網行業的繁榮與蕭條,孫正義的世界首富地位也隨之起起落落。孫正義向阿里巴巴投資的1億美元堪稱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風險投資之一。即便在出售部分阿里巴巴股權的情況下,這筆投資目前的價值仍超過1700億美元。

但孫正義最近投資1000億美元創立的願景基金並沒能複制這種成功。在截至3月31日的一年中,願景基金錄得投資損失170億美元,為後續基金尋找更多投資者的努力也以失敗告終。軟銀11月9日表示,在截至今年9月份的六個月裡,這兩隻基金的投資收益為130億美元。

軟銀還表示,其“企業文化非常重視保持發展勢頭,始終領先於時代。這不叫'混亂'。”

埃利奧特的股權

了解埃利奧特策略的人士說,十多年來埃利奧特一直在適度買入軟銀股票,但並不喜歡對其進行大舉押注。埃利奧特通常會要求所投資公司出售資產或進行大規模股票回購,但他們擔心擁有近30%軟銀股份的孫正義不會同意這樣做。

去年,埃利奧特創始人的兒子辛格有了大舉增持軟銀股份的想法。他認為軟銀的股價遠遠低於其所持資產的價值,而積極的股票回購可能有助於縮小這一差距。辛格還認為WeWork的崩潰可能已經讓孫正義感到足夠難堪,願意傾聽來自埃利奧特的聲音。

由於投資者對孫正義天馬行空的投資風格持謹慎態度,軟銀股價長期以來一直低於所持有資產的總和。除了持有阿里巴巴和願景基金的股份之外,軟銀去年還擁有美國電信運營商Sprint和微芯片設計公司ARM的控股權。截至去年年底,軟銀股價還不到其資產總值的50%。

去年秋天時埃利奧特持有少量軟銀頭寸,並開始增持股票。到2020年2月,埃利奧特已經持有超過25億美元的軟銀股份,相當於軟銀當時市值的3%左右。

埃利奧特並沒有像過去對待其他投資標的一樣向軟銀公開提出要求,而是決定採取一種更溫和的方式。考慮到孫正義仍是軟銀頭號股東,埃利奧特對他幾乎沒有任何影響力,他們擔心公開舉動會激怒孫正義。埃利奧特的高管們認為,最好的辦法是根據軟銀股票糟糕表現的背後邏輯和數學原理提出意見。

令他們驚訝的是,孫正義欣然接受。一位與會人士說,他今年1月在東京與辛格和他的團隊見面時,承認軟銀股價被低估,並公開吐露自己為何沒有像傳奇價值投資者巴菲特那樣受人尊敬。

辛格對孫正義說,幫助推高軟銀股價的一個方法是改善公司治理,包括在全男性董事會中增加女性成員,並對孫正義本人實施更多的製衡措施。軟銀後來的確悉數實施了這些措施。埃利奧特還建議軟銀承諾回購100億美元至200億美元的公司股票,這一回購規模在當時占到已發行股票的四分之一。

孫正義當時並沒有立即接受埃利奧特的建議,這似乎表明他更傾向於回購少量股份等漸進式策略。埃利奧特決定採取觀望態度。

今年3月,疫情引發的市場恐慌和日益收緊的社會隔離措施對孫正義創立的商業帝國造成嚴重打擊。儘管願景基金投資的電子商務以及醫療行業公司從中受益,但許多重大投資都遭受重創,其中包括辦公空間創企WeWork、打車服務公司Uber、滴滴出行以及印度酒店業創企Oyo。在3月份的前兩週,軟銀股價就下跌了25%。

3月13日,軟銀宣布將回購7%的股份,當時價值約為48億美元,與此前的回購規模基本持平。

埃利奧特內部團隊對軟銀回購規模感到驚訝和沮喪,他們認為這種回購缺乏必要的緊迫性。兩家公司之間的通話頻率越來越高,一開始孫正義和辛格有時會參加會議,但後來他們每天都在打電話。

在電話會議上,軟銀高管們最初表示,埃利奧特所要求的更大規模回購完全沒有必要。在聲明發布後的幾天裡,軟銀股價跌幅超過大盤,埃利奧特高管也繼續施壓。

券商針對軟銀違約收取的保險價格也就是信用違約互換(CDS)正在飆升,信用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在3月17日已經下調了對軟銀的評級。

到3月19日週四,軟銀股價在短短一周多的時間裡下跌了40%,其市值已跌至所擁有資產價值的四分之一左右。孫正義個人也受到了軟銀股價下跌的影響。軟銀股價下跌壓低了孫正義作為貸款抵押物的股票價值,迫使他一度質押了近四分之三的持股。孫正義後來表示,情況已經有了很大改善。軟銀表示,做出出售資產和回購股票決定的是董事會,而不是孫正義:“孫正義的個人情況與這個決定無關。”

3月21日週六,軟銀與包括埃利奧特的辛格在內的幾位大股東召開了一場長達數小時的會議,向他們提出將軟銀私有化的想法。孫正義多年來不時提出這一想法,埃利奧特的一些投資組合經理和分析師對此很感興趣。但其他股東最終並未接受這一提議。

孫正義承認對WeWork的投資“非常糟糕”。

3月23日週一,軟銀宣布計劃出售410億美元的資產,並用這筆錢再回購180億美元的股票——這比埃利奧特要求的回購規模還要高。這一舉動甚至讓軟銀在埃利奧特內部的最大支持者都感到驚訝。

策略轉型

隨後幾個月,軟銀就簽署了出售部分資產的協議,同意出售阿里巴巴、美國運營商T-Mobile US和軟銀日本移動電話業務等寶貴股份中的大部分。軟銀股價隨之飆升。

孫正義仍在繼續出售資產,這讓埃利奧特和其他投資者出乎意料。軟銀同意以高達400億美元的價格將ARM出售給英偉達公司,還以116億美元的價格出售其日本手機部門22%的股份。除此之外,軟銀還在出售幾年前收購的一家美國無線服務提供商。

軟銀和埃利奧特高層現在每個月都會聯繫多次,討論軟銀的下一步行動。知情人士說,軟銀高管告訴埃利奧特和其他股東,仍有可能將公司私有化,但目前還沒有被提上議事日程。

軟銀還在努力成立一家特殊目的收購公司,想要通過上市籌集資金,然後尋找收購目標。

軟銀最近一個轉變讓埃利奧特的一些人感到擔憂。隨著坐擁的現金越來越多,孫正義在8月中旬宣布成立一個新的資產管理部門,其個人也會出資。他現在親自指揮一個交易員團隊,用200億美元現金押注科技股日常走勢。熟悉他交易策略的人士說,孫正義買入的公司有Alphabet、亞馬遜和Netflix。

孫正義在財報電話會議上解釋說,他把自己的錢投進了這個新部門,因為他不喜歡“拿獎金和薪水”,覺得有必要為了押注成功並賺錢而冒險。一位熟悉孫正義投資部門的人士說,孫正義目前已經將300年願景放在一邊,轉而專注於短線交易。

軟銀的其他一些機構股東說,他們對這一連串的交易感到困惑,想弄清楚孫正義是否是要啟動另一筆數十億美元的巨額投資。

孫正義旗下交易員購買的期權一度與價值約500億美元的科技股掛鉤,這種對矽谷的巨額押注導致軟銀股價在9月初消息公開後下跌了7%。11月9日軟銀表示,軟銀在這些期權交易和其他衍生品交易中損失了近30億美元。

埃利奧特購買了對沖期權,保護自身免受軟銀進行期權交易的影響。

埃利奧特內部的一些人擔心,孫正義可能會做出出人意料的大筆投資。一位知情人士說,在兩家公司最近的通話中,埃利奧特一直在強調軟銀需要守規矩。



聲明: 本文由( 創投圈 )編輯整理,轉載請保留鏈接: 從崩潰邊緣到坐擁600億現金:孫正義如何書寫逆轉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