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客工場赴美IPO,WeWork是前車之鑑 - 創投圈 創投圈

優客工場赴美IPO,WeWork是前車之鑑

欄目:創投資訊 評論:0 點擊: 884 次

image.png

12月12日,優客工場正式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IPO招股書。優客工場將在紐約股票交易所上市,IPO中將融資最多1億美元。

共享辦公空間企業均虧損

優客工場在招募書中顯示,2017年淨虧損為3.729億元人民幣,2018年淨虧損為4.452億元人民幣。在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9個月時間裡,優客工場淨虧損為2.709億元人民幣,而2019年同期為5.738億元人民幣。

截至2017年12月31日,優客工場經營的共享辦公空間有66處,到2018年12月31日增加至162處,到2019年9月30日增加至171處。

近兩年優客工場營收增加主要原因是共享辦公空間數量的增加,從66處增加到171處。也就是用投入和大幅虧損換來了營收的增加。 2017年共享辦公空間66處時優客工場虧損3.7299億元,今年共享辦公空間增加到171處時,虧損金額達到5.738億元。也就說共享辦公空間越多,虧損規模越大。

作為共享辦公空間的WeWork、氪空間等頭部公司,都在進行管理方式、人員、運營模式調整。氪空間更是傳出關店、裁員、腐敗等消息。 WeWork在上市失敗以後估值最差時下跌近9成,最大投資方的軟銀集團在WeWork項目上面臨巨額虧損。對孫正義連續投資WeWork項目提出質疑。 WeWork的盈利也被提出質疑。

WeWork靠融資續命,優客工場怎麼活下去?

WeWork第三季度財報顯示,營收8.08億美元,成績看起來非常不錯,但同時淨虧損達到恐怖的12.5億美元,虧損幅度同比擴大超250%以上。 WeWork資金鍊非常緊張,緩解資金鍊壓力,軟銀集團和WeWork共同借款人的方式向高通貸款17.5億美元,暫時緩解了WeWork的資金壓力,但資金鍊壓力依然存在。雖說WeWork背後有軟銀集團在苦苦支撐,但自己的盈利能力太差,現在只能依靠融資和貸款活下去。

image.png

優客工場同樣也面臨盈利能力的問題,從2017年開始到2019年9月共虧損10.89億元。按照營收與虧損規模比較與WeWork非常相似。

對於優客工場來說,現在上市並非最佳時間,上市的變數較多,WeWork上市失敗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如果上市失敗對優客工場來說也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共享辦公空間市場太差

據調查,今年北京部分商業辦公空置率在20%-30%之間,比去年提高了20%個基點,共享辦公空間閒置率普遍在50%左右,今年最高甚至可以達到60%--70% 。二線共享辦公空間品牌負責人稱,WeWork工位大約在1000元左右,但普通品牌在700元左右,因此WeWork的入住率非常低,只有10%左右。並且共享辦公空間只適合初級階段的創業者,當創業者拿到融資後將會尋找獨立的辦公區域。

雖然優客工場整合和併購了一些小型的共享辦公空間的公司,公司規模也逐步做大。但是WeWork就是一個比較好的例子,只有突破WeWork或者變得與WeWork不同,才能超越WeWork成為共享辦公空間第一股。單純的共享辦公空間並沒有什麼太大價值,只有太高自己的附加值才能實現更好的發展。



聲明: 本文由( 創投圈 )編輯整理,轉載請保留鏈接: 優客工場赴美IPO,WeWork是前車之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