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億加密貨幣流出中國:愚蠢惡意的謠言,或帶來監管壓力 - 創投圈 創投圈

500億加密貨幣流出中國:愚蠢惡意的謠言,或帶來監管壓力

欄目:數字資產 評論:0 點擊: 105 次

近期一則彭博社、CNBC等海外主流媒體報導Chainalysi報告的內容,引發了廣泛關注。

彭博社報導標題為《過去一年,中國對外轉移了500億加密資產》。文章稱,據Chainalysis的最新研究,過去一年約有500億美元的加密貨幣資產離開了中國,這可能表明投資者在規避限制他們被允許從該國轉移多少資本的規則。CNBC也做出了類似的報導。

coin.jpg

作為海外主流財經媒體,彭博社和CNBC報導出現了顯而易見的錯誤,令人感到驚訝。

首先,報告的500億不是指中國,而是東亞。

我們翻閱Chainalysis報告全文可以看出,文章指出:儘管內部活動比例最高,但東亞向國外地址發送的加密貨幣,仍然比其他任何地區都要多。從東亞地址到其他地區的地址超過500億美元,報告判斷其中一些活動代表了來自中國的資本外逃。

可以看到,文章自始至終強調的都是東亞,東亞除了中國,至少包括日本、韓國兩個巨大的加密貨幣市場。韓國最大的交易所Bithumb、日本最大的交易所Bitflyer,在CMC排名分別位列第五和第八。我們無法得知中國在這500億中的份額,但肯定不會佔據絕大多數。

第二,不看比例談數字。

報告還說,西歐向全球轉移了380億美金的加密資產。但西歐的加密貨幣交易量遠小於中國。該報告同時指出,東亞比第二大的區域西歐的交易量高出78%。從這個角度來說,西歐向全球轉移佔加密資產,佔其總交易量的比例,遠遠高於東亞。

第三,轉移這一說法,本身就站不住腳。

加密貨幣並非某一國家的主權貨幣,錢包地址更是難以識別來自哪個地區,一個中國的大戶可能將BTC存在美國交易所Coinbase,一個歐洲的玩家也可能在中國團隊運營的交易所交易合約。事實上,幣安、bybit、Kucoin等中國團隊運營的交易所,主要玩家都來自海外。

那麼Chainalysis究竟是按什麼來判斷所謂的外流和轉移呢?

閱讀報告來看,大概率是按照交易所的劃分。Chainalysis把來自東亞的主流交易所劃定為五家:Bitflyer(日本),Bitbank.cc(日本),Bithumb(韓國),Huobi(中國)和OKEx(中國),然後根據交易所的流出流進,判斷所謂的加密資產外流。

這在本質上,也推翻了所謂中國500億外流的謠言,因為五個統計標的中,三個來自日韓。此外,光談流出不談流入,也是“耍流氓了”。這在某種程度只能說明,東亞地區加密貨幣活躍度更高,例如有許多量化團隊在進行跨交易所的套利。

五家的劃分也有些滑稽,如果火幣用戶轉移到幣安參加1EO、去Bybit炒合約、或者放到去中心化交易所池子中挖礦,就被定性為了“資產轉移”?

歸根結底,除了傳統財經媒體的錯誤理解,Chainalysis的論點一樣站不住腳,論證過程也非常不專業。但他為什麼這麼做?其實是因為利益。

據新聞報導,Chainalysis的主要客戶是美國政府,因此常常危言聳聽、渲染加密貨幣的犯罪問題,這樣就會有更多的政府部門支付金額,讓Chainalysis協助處理涉加密貨幣的違法、監察問題。美國國稅局是Chainalysis公司最大的政府客戶,過去五年支付的合同金額高達410萬美元

媒體與Chainalysis的錯誤報導,可能會給中國加密貨幣帶來監管壓力。因為他們在大篇幅渲染,加密資產外流是因為中國政府嚴格管控外匯以及經濟崩潰的結果。

事實當然是錯誤的:第一,中國因最早控制疫情,二季度增長達到3.2%,穆迪上調了2020年中國經濟增長預期;第二,雖然加密貨幣快速發展,但和中國傳統的洗錢通道、地下錢莊相比,還只佔有非常小的比例,中國製定新《洗錢法》甚至都沒有花費太多精力,來考慮加密貨幣;第三,中國的主流加密貨幣交易所,例如huobi、OKEx,與監管有良好溝通,而監管對於法幣-加密貨幣通道的監控尤其嚴格,不可能隨意就將人民幣通過加密貨幣向外轉移。

但有點糟糕的是,隨著彭博、CNBC等媒體的錯誤報導,以及各類中文營銷號的複制擴散,加密貨幣似乎真與中國資本外逃劃上了等號。

“世界財富大轉移!加密貨幣一年之內流出中國價值500億美元”、“500億美元加密貨幣悄悄流出中國!”、“一年外逃500億,數字貨幣成為資本逃離中國的最後通道!”這些充滿無腦感嘆號的標題黨層出不窮。

按照監管邏輯,輿情到達一定程度確實會引起決策者關注。目前中國對於加密貨幣的合規化內部存在爭議,並且保守的傾向佔上風。在傳統計劃經濟的思維中,資金流出也確實會觸動一些保守者的神經。行業媒體與主流機構需加強澄清力度,才能共同保護行業,推動它早日出現合規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