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的強大算法,是戰勝Facebook的最大原因? - 創投圈 創投圈

TikTok的強大算法,是戰勝Facebook的最大原因?

欄目:科技互聯 評論:0 點擊: 100 次

TikTok不僅僅在美國非常流行,其在印度和中東也十分風靡,難以置信字節跳動產品團隊對於這些文化和語言都陌生的國家能夠如魚得水。想像一下,有一種算法如此聰明,以至於它的構建者能夠將另一個市場和文化視為一個完整的黑盒子。他們思考的不僅僅是那個國家的人喜歡什麼,而是那個國家的每個人都喜歡什麼?這些算法都知道並能夠處理好。

在了解美國等外國文化方面,我不認為最近幾年在中國遇到的產品團隊比我2011年遇到的團隊更好,但字節跳動算法所做的是,將這個問題抽象了出來。

不過,關於中國與字節跳動聯繫的一個擔憂是,它或許會成為反對美國的宣傳工具。我傾向於認為,這個問題被高估了,因為我的感覺是,許多中國人仍然不理解美國文化的細微差別,就像美國人不理解他們的文化一樣。

現在,想像一下這種高度有效的利率匹配適用於其他行業和市場將會如何,比如未來的個性化電視?教育?我已經在我的TikTok feed中找到了很多教育視頻,從烹飪到魔術到iPhone技巧,包羅萬象。

然而,對我來說,TikTok 雖然仍是一個純粹的娛樂消遣時間殺手,而抖音的感覺遠不止於此。我在另一部手機上為研究追踪抖音,它感覺就像一個依托短視頻形成平台生態的應用。

今天,許多美國人把社交媒體描述為工作的一部分,這是有原因的。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像我一樣,覺得TikTok是一款更有趣的應用程序。像Facebook、Instagram 和Twitter 這樣的應用程序都是建立在社交圖譜之上的,因此,他們放大了我們“表演性社交”所負擔的規模、普遍性和範圍。他們努力將社會功能、娛樂功能和實用功能分離開來,由此用戶需要學習一種從未存在過的社會生存技巧。

Facebook正在努力更多地向“效用”過渡,這將為其提供又一條發展道路,使其成為一個更加社會化的操作系統,就像微信在中國一樣。公平地說,在美國,這些功能平台的競爭要激烈得多。

例如,在支付方面,Facebook 必須與信用卡競爭,而信用卡運轉良好(當然在美國大多數人都違約使用信用卡)。而在中國,支付寶和微信支付是與現金主導的社會文化競爭。

不過,在美國,Facebook還沒有在商業等重要的實用應用領域取得任何實質性進展。我經常談到視頻作為一種媒體被技術精英們低估了。在另一個平行時空裡,Facebook 很可能會做出更艱難的轉變,成為一個只有視頻的應用程序,從文本到照片再到視頻,也許他們會成為TikTok 之前的TikTok。

Facebook在過去就曾顛覆過自己,他們願意走多遠是有限度的。我計劃在未來的帖子中比較中美兩國的科技生態系統,其中最廣泛、最重要的一個結論是,中國在向視頻等領域的轉變方面已經超越了美國。就目前而言,美國在幾個方面都是落後的。

Instagram是一個奇怪的社交和興趣圈子的混合體,現在它也是以一個很混亂的形式存在,Instories內容推薦降級到了應用程序的頂部欄,而更加停滯和不活躍的原始的圖片內容推薦繼續在默認狀態下垂直運行,消息欄則被推送到一個單獨的窗格中,並且通過一個單獨的應用程序提供服-務,觀看更長的視頻需要你跳轉到Instagram TV。

我猜這只是一個超越時間限制的視頻應用程序?與此同時,他們有一個“發現(Discover)”標籤,或者不管它叫什麼,這似乎是默認的標籤,他們可能是想採取一個基於興趣推薦的方法,就像TikTok一樣。但他們似乎已經在做什麼的抉擇上浪費了太多時間,以至於這個應用程序只是一個由feed、格式和功能組成的混亂體。

Twitter似乎從來不知道它是什麼。問十個不同的Twitter員工,你會聽到十個不同的答案。也許這就是為什麼公司主導的產品似乎總處在一種停滯不前的狀態。我一直希望Twitter能成為一個開放的協議,讓開發者社區進入市場,其中一個原因就是Twitter 的發展速度和蝸牛一樣緩慢。

而且令人遺憾的是,Twitter在興趣網絡上的領先主要是通過用戶的工作來實現的,用戶通過他們關注的內容畫像來表明他們關心什麼。這本來可以成為他們開拓各種新市場的基礎。他們本可以是一個基於興趣的社交網絡,但用戶大多是通過這個被嚴重忽視的DM產品互相發送信息來獲取價值。

當然,Twitter也曾經購買了Vine,然後Vine就開始走下坡路。在所有可能收購TikTok的科技公司中,Twitter或許是最不該被選擇的一家。至少,他們應該被要求提交一份報告,表明他們了解他們購買的是什麼。

還有一些其他的科技公司也值在這裡得一提。You-Tube是一個龐大的視頻網絡,但說實話,這些年來它輸出的內容甚至比Twitter 還要少。他們沒有任何值得注意的視頻製作工具,所以TikTok 成功偷走了美國市場的短視頻份額,這既令人震驚又感到惋惜。

不久前,亞馬遜推出了一款短視頻商務應用程序,但它來去匆匆,我甚至沒有時間去嘗試追踪。儘管亞馬遜擅長很多事情,但它沒有足夠的社交基因去建立像TikTok 這樣的東西,也缺乏中國應用引領短視頻潮流發展這樣的商業願景,這對他們來說是一種短視。

如果蘋果有社交平台基因的話,Imessage 可能會成為一個社交網絡巨頭,但其他的即時通訊應用在功能和設計上每天都在拉大距離,我猜蘋果最終會在iMessages 中加入各種功能,並在下一個iOS 版本中宣布?至少他們會隨著每一代iPhone新機的發布持續改進相機硬件。

這並不是說TikTok的市值接近上述美國科技巨頭中的任何一家。只是想說如果你仍然認為它是一個新奇的惡搞視頻應用程序,那就太幼稚了。

當然TikTok也存在缺陷,就是算法可能太黏人了。有時候我喜歡某個領域裡的一個視頻,第二天TikTok就會給我提供太多同一類型的後續視頻。

但是超響應算法的厲害之​​處在於你可以快速調整它,想要在你的TikTok feed 中註入一些新的亞文化元素,通常只需要從中找到一些相關視頻(你可以很容易地在You-Tube 上找到它們,或者通過與你的內容推薦不同的朋友找到它們) ,並且給他們點贊。

TikTok另一個問題是,很多視頻被設計成豎屏模式。豎屏有益於觀看真-人秀、舞蹈和化妝類視頻,但不適合其他類型,比如講故事、交流等。

更進一步說,字節跳動和TikTok在美國還有很多機遇與挑戰,即使有可能錯過其中的一些機會我也不會驚訝,畢竟其中很多都需要新的形式去表達,目前還不清楚TikTok產品團隊會有多強大,特別是剝離字節跳動後,微軟這個在消費者市場並沒有很強的洞察力和創新,TikTok的潛力能否發揮就成為未知數。

不過,一款中國發布的應用來到美國並迅速進入市場,這為那些自滿的美國科技公司敲響了警鐘。更別提這些公司中有多少僅僅是依靠直覺來了解用戶興趣、並向他們銷售產品或者分發廣告的,而TikTok 找到了重新創建興趣圖譜的捷徑,這從各個方面來講都應該引起美國科技公司全方位的警覺。

讓我感到驚訝的是,在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採取強硬手段收購TikTok前,美國科技巨頭並非採取行動。我在網上看到過TikTok報出300億美元的價格。如果這是真的,那絕對是一筆好買賣,我會毫不猶豫地付兩倍的價錢。

有了算法,一個龐大的團隊(主要由那些從未離開過中國的人組成),在他們從未親身體驗過的文化和市場中攫取了巨大的市場份額。對於像我這樣的文化決定論者來說,這簡直就像是黑魔法。

2018年我去中國訪問字節跳動時,Hulu的一位前同事幫我組織了一次Newsdog的訪問。這是一個總部設在北京的初創企業,產品是為印度市場開發的新聞應用。

當我走出電梯進入他們的大廳時,迎接我的是對面牆上一幅巨大的壁畫,上面是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的名言“永遠是第一天”(It's Always Day One) 。

一個朋友的朋友是這家公司的CEO(首席執行官),他在一間會議室向我介紹他們的產品。就在那年的前幾個月,他們剛剛從騰訊籌集了5000萬美元,當時他們已經是印度市場排名第一的新聞應用。

他打開手機上的應用程序遞給我,類似於中國的今日頭條,在頂部的滾動條中有不同的主題區域,每個主題區域下面都有一個垂直的故事提要。所有這些故事都是通過算法選出來的,就像今日頭條的風格和中國的許多應用一樣。

我瀏覽了所有的故事,都是印地語的(有一個提要,裡面有一些迷人的印度女孩的照片,她穿著頗具挑逗性的服裝站在瀑布之類的東西下面)。然後,我不經意間抬頭,透過會議室的玻璃牆望去,在一間坐滿了大約40名中國工程師的辦公室裡,他們大多是男性,正在電腦上敲擊鍵盤。然後我回頭看了看應用程序中一頁又一頁的印地語故事。

“等等”,我突然問道,“你們辦公室或公司裡有懂印地語的人嗎? ”

他微笑著看著我,“沒有,我們誰也看不懂。”

(本文編譯自Eugene Wei的博客,原標題《TikTok and the Sorting Hat》)



聲明: 本文由( 創投圈 )編輯整理,轉載請保留鏈接: TikTok的強大算法,是戰勝Facebook的最大原因?